你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音乐常识 >

老师为什么不敢生病?

2016-11-02 13:34      点击:


有一天演讲,学生突然提出一个话题:老师为什么很少生病?

那段时间,班级里隔三差五有孩子头疼发烧感冒请假;但很多年下来,老师因病请假的很少很少。她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。

我突然被这句话震住了,还没回答,就鼻子发酸,眼睛发红。我没法控制住自己。我仓皇躲避了这个话题。我怕会失态,也不想把我们的痛苦,传染给正做着好梦的青年。

教师为什么不会生病呢?老师难道都有金钟罩、铁布衫、金刚不坏之体?又或者是教师都是体质超群,天赋秉异?

实际情况是教师身体状况严重滑坡,已经成为不能承受之重。

据2016年教师节一份调查统计。教师工作时间长,工作压力大。54.5%的老师每天工作8-10小时,26.2%的老师工作时间超过10个小时,只有19.4%的老师每天工作时间少于8小时。

调查问卷列举了 11 类身体疾病。结果显示,接受调查的教师 92.6%患有一种以上身体疾病,47.2%教师同时患有两种以上疾病,10.9%的教师认为自己有心理障碍。患病率最高的四类疾病依次为:第一,消化系统疾病,患病率 34.2%;其次是呼吸系统疾病,患病率 20.2%;排在第三位的是心血管疾病,患病率 15.5%;第四是骨关节疾病,患病率 13.3%。女教师妇科疾病患病率较高,占25.8%。

老师身体健康问题有三大主要诱因,分别是为学生操心(66.0%)、教学任务繁重(60.6%)、精神压力过大(52.9%)。

老师心理健康问题也有三大诱因,分别是学生升学压力(81.2%)、家庭压力(31.8%)、经济压力(29.5%)。

事实证明,教师不是不生病,而是整体健康状况都出了问题。但为什么老师从来没有请假呢?

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下,教师不能生病,也不敢生病,更不敢请假。

我亲眼目睹很多老师不敢体检,因为体检出来有问题怎么办?一个萝卜一个坑,只要不死,只能接着干。请假一段时间,不仅家长有意见,学生有意见,学校有压力。而且请假之后的课,还是要你补回来。内容都是固定的,短时间内想要补回来,何其艰难?

所以,就算身体不舒服,老师也勉强撑着,打起十二分精神去上课,可怜老师是一把贱骨头,上着上着,出了一身汗,居然也就挺过去了。人的精神毅力真是无以复加!老师身体的自我修复功能实在太强大。

我曾好几次晚上发烧,但想着第二天还有早读,还有课,又怕路上堵车,赶紧多喝水,多出汗,凌晨起床洗个澡,又满血复活。

有一次我看到著名特级教师王栋生老师的一段话,非常有同感。

一个已经毕业的学生来看望王老师。王老师正好下课,对学生说,老师累了,想休息一会,下一堂还要上课。你们先走吧……

不理解的人可能会觉得王老师不近情理。只有真正做老师的人,才知道背后的心酸。老师对于已经毕业的孩子,就不再掩饰了。但面对我们真正教育的孩子,我们只要站在讲台上,就必须要有精气神——精神抖擞,气壮山河,神采飞扬。否则教育效果就要大打折扣。所以老师必须把仅有的力气积攒起来,应对眼前的教育。

每年小高考,都是老师集体倒下的重灾区。因为小高考是会考科目,平常课时量少,老师为了满足课时数,执教的班级多。但到了考前冲刺阶段,有些学校把语数外都停掉了,这时候小高考课时量暴增,而且学生问问题的多,老师基本上都会累垮。

小高考也是一场战斗,我亲眼目睹过一次次这样的战斗。有一年,我们生物戴老师第一次在讲台上晕倒,在医院住了三天,赶紧回来上课。第二次又在讲台上晕倒。于是沈老师马上顶上来了。因为加了几个班级,沈老师每天要上八节课之多,晚上还有辅导,结果沈老师又累倒了。校长急了,要求沈老师至少休息两天,养好身体再来学校。可是当天晚上,刚刚打完点滴的沈老师,拔掉针头,从病床上爬起来,又偷偷摸摸出现在晚自习的教室里……

这就是我们的老师,这已经不再是工作,这是用生命的一种捍卫!在最后冲刺关头,沈老师放心不下学生。老师在班上,学生就得到了一种抚慰,一种力量,一种精神,一种体贴,一种鼓舞。

戴老师家的条件很好,她老公开厂,财大气粗,很多次老公看她累,都让她马上辞职,可她就是舍不得学生,坚决不答应。她老公后来用了一个残忍的方法,彻底击碎了她的信仰。

过年的时候,老公故意带着她出门回款。谈笑风生中,老公在拿到一笔一笔的回款上,每次都当着她的面,主动潇洒的勾掉一些零头。每个零头都比戴老师一年的辛勤所得要多得多。他用这种方式告诉戴老师,她的坚持实际上一钱不值。

后来戴老师辞职了,生了好几个孩子,我只是听说,再没有见她。但总是忘不了她辞职时的脸色。

于是,又回想起老家的段夫绪老师。他是我们学校的工会主席,为人正直,能够为老师争取福利,很受我们的尊敬。他上初中英语,初三毕业班。据说体检的时候,段老师已经被查出是癌症晚期,可是没人顶课,他就只有强撑着。

我那时候年轻,并不知道内情。因为他的班就在我的隔壁。我觉得他们班太闹了,太吵了。非常不满,有几次我停下课,赶过去,从窗户里一瞅。只见段老师坐在讲台上的椅子上,灰头土脸,黑而瘦。全班声音人声鼎沸,声音最小的那个人,就是他。他已经失去了对课堂的控制。

那个时候,我还不知道一个老教师的坚守是什么?一个癌症晚期的人的坚守是什么?但他还支撑着,直到在讲台上倒下,送到医院里去了。最后回来的,是一个小小的骨灰盒。

晚上校长擤着鼻子对我说,给段老师写一个挽联,要好好写。

我没写过,又难受,彻夜难眠,泪水蚯蚓一样爬满了我的脸,痒痒的,涩涩的。很多年之后,我回想起来,在那个晚上,我才真正成熟起来。才开始明白一个老师的悲哀和幸福,如何的纠缠而难以辨别。

我制作的挽联是:

造化无情,夫子早逝,惠风和畅吹千古;

桃李同悲,绪风晚烈,阳光洒脱照后人。

这是一个藏头联,基本上概括了段夫绪老师的生平特征。斯人已矣,斯容宛在。我至今还保存着他的一张照片。在我们学校第一栋教学楼奠基的仪式上,我们同照的一张相片。他那么瘦,精神却好!

很多人都说人民教师,但“人民”在那里只是一个名词,他们根本不知道人民教师中的“人民”是真正的动词,只要我们老师明白“人民”的真正含义。

每个老师,都扼守着自己一块疆土,守卫着课堂主权。课堂即战场,谁愿退缩?谁能退缩?谁敢退缩?战士只能死在战场上,老师也只能死在课堂上。

今年高考在即,乐山清溪高级中学的高三数学老师卢雄英,这个51岁的女教师被学生称为卢大妈,她已经被诊断心脏病严重,医生一定要求住院。

但高考只剩下最后一个多月,为了不影响临门一脚,卢妈妈不顾医生的劝阻和爱人的责骂,坚决不肯住院。她一边输液治疗,一边坚持上课,直到5月24日下午,突然一头栽倒在办公室门口,壮烈牺牲。

现在她是全国劳模,可是她永远不知道,但我想她绝不会在乎。一个即将退休的老教师究竟图什么呢?这一切只能源于她多年来对孩子的爱,以及因这个职业所产生的伟大和悲壮。

还有我省兴化市楚水实验中学的陈宝兴老师。9月5日,陈宝兴老师上第一节课时,剧痛袭来,他头上冒着汗珠,手捂着胸口,坚持把课上完,又接着上了第二节、第三节课,然后才踉踉跄跄地来到学校卫生室……最后紧急送往上海长征医院,但终于未能夺回他的生命,他只有41岁,留下一个下岗的妻子,还有一个正在读书的女儿……

我想起了这些老师的面容,他们构成了我们这个时代老师的集体面貌,那么苍白,那么温暖可亲,那么具有职业精神,但他们已经永远不在了。人生如朝露,世界那么大,道路那么难,生命那么脆弱,美好的生活还未开始,已经结束……

孩子,你问我老师为什么不生病,我怎么回答你呢?

因为老师一生病,很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。否则你的老师就永远不会“生病”,他们高高的站在杏坛之上,弦歌不辍……

我写这篇文章,键盘多次被泪光打湿,但我并不是为老师职业感到可悲,相反,身为老师,我感到无比自豪。我自爱我的野草,但我憎恨这以野草做装饰的地面。

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。这些平凡的老师来自人民,人民也会牢牢记住他们,这才是人民沉甸甸的含义。

我期望更多的老师,我的同仁,我的兄弟姐妹,爱别人的同时,也要爱自己,留得青山在,我们才能塑造并看到这个世界健康的模样。

史铁生的母亲说得真好!一定要好好的活!好好的活啊!